鹦鹉案当事人出狱:因为几只鹦鹉坐牢 非常不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地方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17
摘要:(原标题:深圳鹦鹉案王鹏出狱:“因为几只鹦鹉坐牢,非常不值”) 王鹏出狱前一晚上,妻子任盼盼没有睡着。

(原标题:深圳鹦鹉案王鹏出狱:“因为几只鹦鹉坐牢,非常不值”)

王鹏出狱前一晚上,妻子任盼盼没有睡着。发烧的儿子一凡,听说第二天要去“见爸爸”,突然活跃起来,在客厅里跑来跑去,又蹦又跳。

5月16日,王鹏出狱。早晨五点多,任盼盼便起身准备,一只纸袋里装着换洗衣服,以及办理出狱所需的证件。

上午9时,任盼盼和王鹏的父母,带着儿子一道来到深圳市宝安区看守所门口。10时50分,办理完释放手续后,王鹏远远从大门内走出。任盼盼抱着孩子,一下子扑了上去,2岁半的儿子一凡,张开双手,叫着“爸爸”。

2016年5月17日,深圳打工青年王鹏因贩卖养殖鹦鹉,被深圳宝安警方带走调查。警方出具的调查结果表明,王鹏出售的鹦鹉中,有两只为小金太阳鹦鹉,学名绿颊锥尾鹦鹉,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中,属于受保护物种。

2017年3月30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一审以犯“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王鹏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3000元。一年后,二审改判2年。

王鹏背有点驼,走路步伐很慢,见到家人后,埋怨了一句,“不是不让你们来接我吗”。随后,接过家人递来的新衣服,从里到外换上。他告诉重案组37号,因为几只鹦鹉坐牢,非常不值。他觉得,两年的牢狱生活,常会想起家人,觉得亏欠太多。出狱后,他打算离开深圳,换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一家人在看守所门口拍了张合照,“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任盼盼说。

入狱两年,王鹏和妻子只能通过书信沟通。

对话

“不知道这些鹦鹉是保护动物”

重案组37号:为什么会去出售鹦鹉?

王鹏:最早是同事捡到一只,后来我去广州出差,在花鸟市场又买了一只配对。回来繁殖后,加入了一些鹦鹉爱好者群,大家经常会在群里互相换鸟,用自己多的鹦鹉,换回一些不同品种。

后来因为家庭原因,没有时间喂鸟,就在群里发了出售信息。一个在沙井开花鸟店的群友看到,就来我家看鸟,觉得还不错,就直接卖给他了。6只鹦鹉,每只500元,共卖了3000元。这个价格比之前其他人卖的要低一些。

重案组37号:作为爱好者,怎么会不知道这些鹦鹉是保护动物?

王鹏:之前养的时候,爱好者群里的人都不知道,网上也没有查到有关信息。这个案子出来后,才有很多人发现,原来有一些鹦鹉是保护动物。一直觉得就是一种很普通的宠物鸟,没有这种意识和观念。到了看守所里,别人问我怎么进来的,我说卖了几只鹦鹉,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重案组37号:在看守所怎么样?

王鹏:每天早上7点多起床,然后打扫下卫生,再去吃早餐。有一些学习室是开放的,可以读一些书,10点多吃午饭。11点半有午睡,下午两点钟起床,再学习到三四点,整理下内务。晚上看一会电视,很早就睡了。

吃的东西比较简单,白米饭加一些青菜萝卜,偶尔会有肉。在里面反而能静下心来,我读了很多书,政治历史这些都有,自己可以列书单,然后买书看。

重案组37号:想家人的时候怎么办?

王鹏:也只能是想,有时候会写一些信,因为是用平邮寄,很慢,所以陆陆续续写了十几封。收到家人的回信,就会很高兴。

入狱两年,夫妻之间只能通过书信沟通。

“对家人感觉很亏欠”

重案组37号:会见的时候心里想些什么?

王鹏:第一次会见是5月11日,之前两年没有见到家人。老婆过来了,剪了短发,看起来比我进来前老了很多,然后心里很酸。我也曾承诺给家人幸福,现在自己先出了事,让她在外面为案子奔波,现在看到她的样子,真的很难受。

重案组37号:有心情非常低落的时候吗?

王鹏:服刑期间仅有的一次流泪,就是宣判前,我妈去咨询律师,有个律师说可能会判很重,要十年以上,我妈很担心,回来就生病住院了。听说这个消息后,我当时就哭了,觉得自己拖累了家人,非常不值得。

重案组37号:现在觉得非常不值得?

王鹏:为几只鹦鹉坐牢,非常不值得,非常。在里面什么事都需要按部就班,不自由,感觉什么都失去了。刚进去时,我特别希望早点出来,后来宣判拖的时间比较长,中间有一阵很低沉,但是家里来信都会鼓励我,所以自己也在调整心态。

重案组37号:对家里人会有亏欠的感觉?

王鹏:在里面最主要的心态,就是对家里人的亏欠。结婚的时候,我给过老婆承诺,让她就做个小女人,什么都不用做,躲在我身后就好了。但是后来没做到,反而要她东奔西跑,自己在里面使不上力。

今天出来的时候,去抱儿子,他看我很陌生的样子,跟我不怎么亲。我进去时儿子才半岁,整个的成长过程,我都没有参与,看到他跟我疏远的样子,很失落,很愧疚。

5月16日,深圳“鹦鹉案”当事人王鹏出狱。

重案组37号:未来有什么打算?

王鹏:还没有想得特别清楚,可能会回老家发展吧。两年没有跟社会接触,有些脱钩,会先休养一段时间,再去观察社会,选择一个适合的工作。也是想告别以前的生活,以前就是因为工作比较闲,才会去养鸟。

这件事对我的教训太大了,可能以后人家哪怕送一只狗,我也会去查一下,是不是什么变种,会不会是保护动物。

特写

立家规不再养动物

王鹏的“家”,位于深圳宝安区麻布新村的一处居民自建楼上。六层的楼房,外墙的粉色马赛克瓷砖已经剥落不少。任盼盼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王鹏的老板租下整栋楼,作为员工食堂兼宿舍。33岁的王鹏是工厂的一名机械设备调控工人。

三楼的一间屋子,大小不足十平方米。与任盼盼结婚前,王鹏一个人住在这里。房间没有装修,靠墙桌子上的一台电脑,积了一层灰。

在王鹏生命的一个阶段,这台电脑扮演着重要角色。任盼盼回忆,结婚前,王鹏一度沉迷网游,每天下班后,戴着耳麦坐到电脑前“练级”,谁来也叫不动。

任盼盼见过王鹏疯狂的时候,“眼睛盯着屏幕,跟游戏里的人呼来喝去,双手不停地敲键盘,一玩一通宵。”为了获得更好的游戏体验,王鹏按照网上的教程,四处寻觅零部件,将单身宿舍当作工厂车间,花费几天时间,“攒”出一台配置不低的“游戏机”。

“电脑刚‘做’出来的时候,在这一片远近闻名的。”任盼盼对重案组37号说,这件“壮举”是王鹏性格的一次集中体现:宅,喜欢钻研,容易“陷进去”。“对电脑游戏如此,对养鹦鹉也是如此。”

2013年底,与任盼盼结婚后,王鹏将游戏装备以近两万元的价格卖出,告别玩了十年的网游。随后,他将生活用品、床单被褥搬到四楼任盼盼的宿舍,曾经被当作精神支柱的电脑,留在三楼。

在王鹏的规划里,夫妻两人每个月的工资,加上父母的退休金,一家人一起每月能有一万元左右的收入,生活上绰绰有余。等过几年,攒一些钱,就可以在深圳安家、落户,成为真正的“深圳人”。

任盼盼一度觉得,年近30的王鹏打算“收心”,要好好过日子了。却没想,一只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2014年4月,同事在厂区内捡到一只鹦鹉,并带回宿舍。王鹏对这只鹦鹉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趣,时常去查看。同事便作了顺水人情,将鹦鹉转送。2014年5月,王鹏从网上购买一只雌性鹦鹉,与之配对。

两只鹦鹉以惊人的速度繁殖,一年后,变成四五十只。

王鹏从各处搜罗铁笼,放在三楼宿舍,用以安置鹦鹉。任盼盼提到,大大小小的笼子,占据宿舍的大部分空间,推开门进去,鸟鸣嘈杂,宛如进入花鸟市场。

麻布新村附近有一处公园,不上班的时候,王鹏会提着几个笼子,去公园遛鸟。为了让鹦鹉吃好,他在厂区里开了一小片地。出生在九江城里,从没有干过农活的王鹏,自学种地,收获一小片高粱米,作为鹦鹉的鸟食。

案发后,作为物证,大部分鹦鹉被警方连笼子提走,只有一大两小三只空笼子,被搁在阳台上。任盼盼没舍得扔,“都是铝合金焊的,做得很漂亮。”

王鹏出事后,家中的鹦鹉大多被警方连笼子提走,仅剩三只空笼子在阳台。

任盼盼告诉重案组37号,将来会立一条家规:无论如何不能养动物。

她怕再出事。

“有些事是无法逃避的”

2018年5月15日,王鹏出狱的前一天。任盼盼已经请好假。她不知道刑满释放要办什么手续,早早给王鹏曾经的狱友打电话——比王鹏早释放,“有经验”。

她买了新的毛巾、牙刷、洗发水,将屋里枕套换了,床单被褥洗一遍,还给丈夫从里到外准备了一套新衣服。

任盼盼告诉重案组37号,新T恤衫,白底,正面有两团泼墨图案,一团灰色,一团红色。设计衣服的人说,这种造型比较随意的图案,含义是“自由”。

责任编辑:地方新闻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7 乐百家娱乐 版权所有 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本站邮箱:yaazaa@126.com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