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贪污犯村官横行矿区数十年没人敢管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地方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01
摘要:亿万贪污犯村官横行矿区数十年没人敢管
亿万贪污犯村官横行矿区数十年没人敢管:
  徐明田这个看上去貌不惊人的农民,就是凭借着村官这一芝麻官头衔危害一方,在 总书记反复讲话廉洁治国的新时代迎风作案,不思收手,自2007年至今共敛财亿万,是典型的小官大贪。
  徐明田,山东省济宁市高新区柳行街道办事处孙桥村村民,孙桥村会计,孙桥村支部委员,济宁宏昌经贸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济宁柳行运输有限公司经理,这个头衔显赫的人就是徐明田,富甲一方,老少皆知。正是这些显赫的头衔,满腰的财富让人敢怒不敢言。
  一,政治资本,徐明田家族庞大,他年轻时就在村里干会计一职,期间入党进入党支部,由于他的家族选票多,多年来一直幕后控制选票,虽然孙桥村的村主任,支部书记都是宋绪勇一肩挑,但实际掌权人是徐明田,宋绪勇离开他的选票就要落选。孙桥村里村支两委就是徐明田的政治傀儡。村里大小事宜徐明田一人说了算,他的本家弟兄三个,徐明军,徐明光,徐明辉,他兄弟媳妇崔华,也就是现任孙桥村村主任的爱人,都在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入党,他们中的人连党章都不了解怎么回事,简直给中国共产党抹黑。其中徐明田的老婆刘长平,在徐明田实际控制,刘长平任法人的济宁宏昌经贸有限公司非法成立党支部,发展刘长平入党。徐明田在发展党员的事上,严重损害了党选拔人才的章程,损害了党的利益。2014年感觉机会已经成熟的徐明田,为了权钱一身,把本家的二弟徐明光,柳行运输有限公司的员工徐明光包装推出,另一方面劝退原村主任宋绪勇让出村主任一职,通过送钱许愿买通大部分人的选票如愿贿选成功。徐明田任支部委员,孙桥村会计,他的兄弟徐明光任孙桥村村主任,村委委员。这样权力有原先的地下转到了地上,天下彻底姓"徐",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兄弟为所欲为。
  二,疯狂敛财,2002年徐明田在淄博矿务局许厂煤矿东门成立济宁宏昌经贸有限公司,他老婆刘长平任法人,主营煤炭生意,开始了他大肆敛财的生涯。首先徐明田借助他村官的身份和地头蛇的优势,垄断许厂煤矿的煤炭资源,外地客商如果不从他公司走煤,他就雇佣黑社会和他儿子徐超对客户大打出手,周围的煤贩子对徐明田一家闻风丧胆,他老婆刘长平更是飞扬跋扈,外地客户稍有不如意就非打即骂。其中2014年刘长平打人的视频还被上传到了土豆网上,对许厂煤矿影响极坏。为了独自垄断许厂煤矿的煤炭资源,赶走其他煤炭运销公司,徐明田雇佣黑社会对矿东门另一家煤炭贸易公司经常刀光相见,剑拔弩张,有一次火拼的时候还把徐明田的外甥刀刃致残。随着生意的不断拓展和煤炭行业的暴利,徐明田的野心越来越大,2007年6月份开始,济宁高新区柳行街道办事处孙桥村的徐明田贿赂矿区的五个自然村两委,抢娶民意,成立济宁高新区柳行运输有限公司,自任法人,目的是垄断许厂煤矿汽运业务。所有许厂煤矿的汽运煤炭都必须由柳行运输有限公司独家运输,公司产生的利润归五个自然村所有,属于公共资产。运费多少由徐明田与许厂煤矿洽谈,然后按吨位再提取一定的管理费。就是这一个吨位管理费,变成了徐明田暴富的源泉。管理费的初衷是对矿区失地居民的一种补偿,柳行运输有限公司的功能是维护运输秩序,可这一切在徐明田眼里都看成了私有。徐明田为了强迫许厂煤矿同意柳行运输公司签订的煤炭运输价格,威胁许厂煤矿不同意就把矿门口给堵上,并且凡是参与堵矿门的车辆每车每天由徐明田补助100元,目的是自己攫取高额管理费,最高每吨达十几块钱,2007年至2014年短短不到7年时间已非法获利1亿多元。这些非法收入的主要来源是每吨位管理费。从2014年到2018年煤炭行业不景气徐明田也能获利4-5千万元。为了瞒天过海,把账目摆平,徐明田通过虚开增值税发票,虚假驾驶员工资单,柳行运输有限公司员工工资,虚假采购货车发票,虚假加油发票,虚假货车维修保养费等等费用都必须开具抬头“济宁柳行运输有限公司"的发票交给徐明田,用来抵消账目贪污的空洞。在济宁柳行运输有限公司登记运输的车辆,徐明田他家的车辆最多,柳行运输有限公司共有150多辆车,徐明田就有50多辆车,他3个该子各有4辆,5个姐妹各有4辆车,他叔家的三个弟弟,徐明军,徐明光,徐明辉,共计8辆车,还有他的一些亲戚朋友的车辆等等。运输车队由徐明田控制车量,不让外人买车进入车队。他儿子徐超雇佣一些黑势力打砸外地驾驶员和车辆,堵截外地车进入许厂矿拉煤。久而久之促成了徐明田的胆大妄为,肆无忌惮。为了获得强硬的政府后盾,寻求保护伞,徐明田购买一辆日系天籁轿车(价值25万左右)赠送给济宁高新区柳行交通运输管理所原所长张志刚,几年后被人举报,张志刚所长又把车辆退给了徐明田,徐明田又作价卖给了孙桥村的孙某强。

  刘长平的济宁宏昌经贸有限公司在徐明田掌握了柳行运输有限公司的大权后,更成了他敛财的工具。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所有到许厂矿买煤的客户包括电厂煤,徐明田全部让刘长平代发,也就是宏昌经贸。如果不用刘长平代发,徐明田就故意刁难客户不给客户发煤,逼着客户找刘长平代发。每吨再提客户代发费5元,电厂2-3元,管理费不开发票,只要许厂矿出一吨煤他家就提10-20元的管理费。刘长平在社会上公开宣言,说许厂矿姓“徐”,她家说了算,国家给她家建的煤矿。淄博矿务局许厂矿生产出一两煤,只要用汽运徐明田就当家,矿上没脾气,不然就堵矿大门。不管市场如何变化,煤拉出去每一吨,她家都有几十元的收入。这就是典型的地头蛇、矿霸!如此法制和谐社会之下,竟有如此现象,令人费解。这期间有不少人举报徐明田,无奈遇到政府不作为的贪官,都被徐明田的糖衣炮弹征服了。
  但五个村的村民却没有从柳行运输有限公司分得一分钱,徐明田还非法占用耕地50余亩用作煤场,侵害了孙桥村群众的利益;2014年1月份起济宁治理环境污染,取缔煤场,徐明田仍然禁止外车进矿拉煤,造成矿方经常满仓,影响正常生产,损失巨大;同时以签名和发毒誓的方式纠集广大群众围攻矿和当地政府部门,谩骂工作人员,想继续垄断运输,影响恶劣。不仅禁止外车自提,而且无论电厂、焦化厂或其他客户只要一讲价就会受到其黑恶势力威胁,大家苦不堪言,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本来是五个村的柳行运输公司,徐明田不过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是他却徇私枉法,把运输公司上亿元的巨额资产占为己有,徐明田在济宁新世纪花园购买多处房产,在济宁阳光城市花园购买了两千多平米的门头房,投资两千多万元,就连中国农业银行和日照银行都是租赁徐明田的房子。他儿子徐超开的进口路虎越野车,他原先坐的皇冠,2017年又更换了奥迪A8,妻子孩子经常满天飞的世界旅游。随着财富的膨胀,徐明田目无法纪的面目表现的淋漓尽致,2012年徐明田的儿子徐超计划外超生二胎,生下双胞胎男孩,本来就有一个6岁的男孩,不符合国家计生二胎政策,为逃避计划生育的打击,两个孩子的户口徐明田通过关系落在外地了。中间有人举报他儿子超生,开始的时候党委开会准备开除徐明田的党籍,但通过他的运作后来这个事就不了了之了。这个完全丧失了党性原则,彻头彻尾的无政府主义者的基层干部,把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集体之上的人,我们的政府人民怎么会无底线的容忍。希望政府和有良知的人们对害群之马群而诛之,响应以 总书记除恶扬善,老虎苍蝇一起拍的精神,举报贪官,消灭基层的苍蝇,还老百姓一片蓝天。
责任编辑:地方新闻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7 乐百家娱乐 版权所有 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本站邮箱:yaazaa@126.com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