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友明举报:土地承包问题,及此后发生的种种问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地方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01
摘要:举报信 控告人:彭友明,男,59岁,汉族,四川省沐川县凤村乡桂香村6组,公民身份证号:511129195905026419,联系电话:15183382968。 被告方:沐川县凤村乡人民

 
  控告人:彭友明,男,59岁,汉族,四川省沐川县凤村乡桂香村6组,公民身份证号:511129195905026419,联系电话:15183382968。
  被告方:沐川县凤村乡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张天军,职务:乡长。
 
  事实和理由:
  因被告方有关工作人员为我的林地权属,救灾款、承包田土之案,在行使职权的滥权中违背了《宪法》《策法》及息访承诺规定,给控告人造成严重损失,特此控告。
  一、1988年我从马边县迁来沐川县都是农村户口,承包田土三份,荒山二份,划归给我。自2003年我患重病命危!至今丧失劳动能力。2004年村长李良全(现任村支书)为保官想升级之诡计,说我老林权证作废,交社员讨论决定,就各有图谋,强将我的林地轰分侵霸指划给其他村民。2007年国家政策颁发新林权证,徐富兴为了想入党当官,在李良全的育养下,势强欺弱、官商勾结、串同侵权,发放假林权证,把我的包产地变为林地指划给其他村民致拍卖给外乡人,我土地上的粮食和经济作物被哄抢一空,连青苗、树苗也遭毁坏。从此,损失惨重,沦为当地特困户。
  二、2008年“5.12”地震灾害,我家住房倒塌,党和政府安排我灾后重建,村长李良全、乡付书记刘兴明以职权借名敲诈我妻要救灾款未满足,施诡计各图谋,強行阻碍我修房,多人猛打我妻急昏死,想杀人灭口,我报警后,警方调查并给我妻拍照后,当场认定伤势严重,应追究对方故意伤害责任,经乡村干部知后就不了了之,加在医治过程中受到各种干扰及求解,乡、派出所干部解决为由,收我妻真病历,还的是假病历后,就控制我们不准医、不准访、不准告等不法行为,造成我妻因伤致病残(二级),损失特惨重。
  三、我及妻子因人生和财产权利遭受侵害后,多次求解和上访,村、乡、派出所有关干部向我明言,县省內随便玩,没有国务院手续或来人,不决。在我妻有实为证的残疾,逼我进京上访告,查出地方政府干部假材欺骗国家信访局,我有据后,乡县政府领导为了不追究相关干部的法律责任和赔偿,就变法将我夫妻俩列入城镇居民,解决我妻被故意伤害等事项达成书面明确协议定的很清楚,条件是不再上访我妻被害之事。
  四、我按协议履行,为我林地权属诉讼上法院,经判决,干部滥权,撤销其处理决定,重新处理,干部拒不履行协议,又不执行法院判决。反而再次借名诈骗协议内容,在分赃不平下,就诡计,官官相护,乡书记宋杨串通派出所长余美强伪造县公安局公章(大小分别)刑讯镇压对我监视居住,将我的双手掌、指纹、字迹全印落在他的机器上,红黑大小自由调制,此后就公开假材遍野诡计,打击报复刑讯镇压我想灭口了案“一无逮捕证,二无罪证证据,三不公开面对,四不准我发言,五无判刑后的执行证”交给我,凭口无证,以职权编造改证我为干部顶罪判我坐牢十个月。
  五、我出狱后,按乡、县政府两次与我签的书面明确协议履行,为我林地权属再次诉讼到乐山市中区法院,被判决干部超滥职权,撤销其处理决定,重新处理,可干部再次诡计报复我。2017年承包田土确权颁证,新旧证一致,干部伙同侵权,强变争议,至今不发证给我,加之我为坐牢不服,按程序合法有据,经乡县干部同意我上京申诉,在我迷路时问路于警察,经警察查说:我被地方将身份列入黑名单,无办法,只有送到驻京办,经4小时半时间,就看到本乡付乡长彭林俊在驻京办,这就是地方干部问题不决,公开滥权坑害冤民,损失特惨重。
  六、因我宅基地下沉滑坡坎垮,住房墙砖奔垮房漏水,特危!我请求地方政府按协议履行,乡书记周成兴、乡长张天军叫我不慌,他们早有安排,等到2018年,负责给我把房修好为止,叫我支持他们的工作,好、坏都不要说。因干部实用精准扶、脱贫政策是:有车、有楼房、有钱、有关系、能做生意,能赌大钱打大牌,能说假话才能进入特贫困户标准。由于我房实危!干部久拖不理,于2018年5月29日县信访局长王光军叫我6月15日到县上去解决我上述实事,到时我去,不见人影,5分钟内,来人警察,蛮不讲理,抢我摩托车钥匙和手机,强压我上警车直送犍为县拘留,我不知何事,等出来后查出,中央国检组来沐川县检查精准扶贫等政策是否实是落地,干部怕我面见国检领导实事诉举,所以抓我与国检组隔离,等他们走后才放我出来。
  为此,可地方干部长期目无法纪借公职滥私权,连中央巡视组、督察组、国家信访局、省巡视组和上级领导交办下来的事情叫地方政府依理合法解决,他们都敢违抗,县纪委徐国勇巫世容说:对干部滥权违法归纪委管,只要有证据,立马处理。于2018年8月24日我将证据交于他们看见证据属实干部滥权违法,就突变脸青发黑向我明言,纪委不管干部,公开轰霸骂我,从此后不接待。于9月26日村长宋乐祥通知我到乡政府关于田土确权颁领证时,我将证据拿出核对,要求新旧证一致发放,村长威胁打我说:证据事实不作数,政策,法律村、乡说了作数。若再将实事说出老子打死你,乡干部罗元洪助威吼压我,逼我报警,警方出动阻险后说:双方到派出所谈话,被政府干部卧藏村长宋乐祥不去,一直不理,可凤村乡政府东拉西扯向乐山市心连心领导回复改为9月11日我与村长宋乐祥发生殴打,作出很多假材想逃脱责任,原告变为被告,连乐山市领导将我的实事交办下来叫乡政府合理解决,他们都敢违抗不受理。这就是沐川县黑势力强大,护短徇私,目无法纪,职权压法之天理,想变天。
  以上事实,达到不追究干部的法律责任和赔偿的目的,就以公职玩游戏后再用私权进行欺骗、镇压、诡诈、目无法纪等不法行为,假材蒙骗上级领导导致中央,被我识破有据的不择手段致我死地想灭口了案。我是中国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5条、《行政诉讼法》第70条、《刑事诉讼法》第6条、《刑法》第26条之规定,地方政府干部以官僚主义,问题不决,耍无赖,给我点存了,被告方有关工作人员行为已经触犯法律,给原告造成特大损失,逼我追责。为了确保控告一家人的人身安全和生活安宁及财产安全,政策法律的尊严讨回公道、正义,要求被告有关人员所造成的损失以实事求是,必须全部赔偿,并追究被告相关干部的法律和刑事责任,公诸于社会。
  此致
 
  要求:
  1、必须赔偿
  2、必须追责
  3、按政策法律规定,对错实事公开
 
  控告人:彭友明
  2018年10月30日

责任编辑:地方新闻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7 乐百家娱乐 版权所有 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本站邮箱:yaazaa@126.com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