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移山,“中国交响七十年”项目启动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地方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5
摘要:原标题:愚公移山,“中国交响七十年”项目启动 自1929年黄自写下管弦乐序曲《怀旧曲》,中国交响音乐的创作已经走过了90年,选集或专集出了不少,然而,至今未

原标题:愚公移山,“中国交响七十年”项目启动

自1929年黄自写下管弦乐序曲《怀旧曲》,中国交响音乐的创作已经走过了90年,选集或专集出了不少,然而,至今未用“编年体”形式选编出版过。 6月6日,上海交响乐团、上海音乐出版社联合启动“中国交响七十年”项目,表示将系统梳理1949年以来中国交响音乐的创作,从中选出70部代表作,出版《中国交响七十年(1949年-2019年)》。 这个项目早在2017年11月就策划了,“有创意的时候很兴奋,真正做起来才发现是愚公移山,很难。”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说。 大浪淘沙找经典 以1949年为起始点,“中国交响七十年”将按1949-1965、1966-1976、1977-1989、1990-2019划分年代,曲目体裁不限定。 2018春节前,两家单位组建联合工作组,相继完成曲目清单整理、组织专家评审等环节。 国内一批指挥、作曲家、音乐学者组成专家组,负责遴选具有时代特点、艺术价值,同时深受大众喜爱的70部作品;上海交响乐团负责唱片灌录;上海音乐出版社负责版权问题,并对每部作品配以作曲家简介、作品结构分析、指挥演奏提要、创作背景等图文注解。 除了《梁祝》《红旗颂》《黄河》等耳熟能详之作,“中国交响七十年”还收录了相当一批因历史条件限制从未出版的作品,挖掘经典的同时,重视改革开放后的新人新作。 要在庞大的曲库里大浪淘沙,挑选70部既有浓郁中国味道又能凸显中国交响创作实力的经典,绝非易事。 专家组成员、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孙国忠说,影响力是挑选作品的首要标准,其次,会考虑年代、地域等因素,尽可能丰富地呈现中国交响乐创作的整体面貌。 哪位作曲家的作品会多一点?“我们在专家论证时讨论过这个问题,是不是每个作曲家只能出一部作品,后来觉得还是要打破这种规定,一切以作品说话。” 梳理过程中,周平发现,中国交响早期的创作更多是向西方学习,作品里有很多西方痕迹,随着发展,中国元素越来越多地被融入进来,音乐创作技法日趋复杂,“音乐是随着每个时代的潮流在不断变化的,当下的交响创作不管是元素、手法还是形式,都要比早期丰富得多。” 录音过程困难重重 今年3月,“中国交响七十年”正式进入繁杂且艰巨的执行期——录音。 录音工作将持续到2019年,横跨了上交的两个乐季,期间,上交还要做2018夏季音乐节、2018斯特恩国际小提琴赛,工作强度又加了一重,“我们是在原有工作表的基础上找‘天窗’,找出天窗以后,再把录音工作安排进去。”周平说。 根据专家组开出的曲目单,艺术档案室整理了上交所有登记在册的“中国作品录音库”,发现即将出版的70部中国作品,有31部在上交历史上有过录音,因为部分作品年代久远、录音效果欠佳,无法达到出版要求,目前只计划保留其中25部——这意味着余下45部作品,需要上交在一年多时间里录制完成。 上海交响乐团录音现场 6月6日,记者们来到歌剧《原野》(金湘作曲)的录音现场探班,观摩的20分钟时间里,指挥张洁敏带领上交反复打磨每一个小细节,每一个小节都要录好几次。 周平介绍,有些作品是在录音棚里一段段录下来的,需要后期的剪辑和整理,比如《原野》,还有些作品是现场录音,也就是带观众的“音乐会版”,上交会专门在乐季里安排这些作品上演。 录音过程困难重重,首现面临的是版权问题。 近70位入选的作曲家中,2/3以上需要上海音乐出版社逐一联系、沟通、取得授权。有些曲子能联系到作曲家本人直接拿到版权,更多的是找不到“主人”,如果作曲家去世,两家单位只能发动所有关系四处打听。 比如江定仙的《烟波江上》,两家单位经人指路联系到武汉音乐学院,未果,几经辗转才通过上海音乐学院找到其家人。这样“难缠”的作品,几乎占了待录作品的一半。 获得版权后,租谱问题又来了。 作曲家的谱子分散海内外,其中相当一部分签在海外出版社,这就要求上交的谱务工作人员逐一确认,再向出版社租谱。 租谱过程中也有无法预料的“小插曲”。比如,有些作品根本没乐谱,总谱和分谱都没有,上交只能根据历史录音重新找人写谱;再比如,马水龙的《梆笛协奏曲》只有总谱,没有独奏谱,老先生已经过世,他的家人也联系不上,谱子又没在音著协登记过——两家单位只能在音著名协登记并支付相关费用,再由谱务根据总谱“扒”独奏谱。 进到录音现场,就是舞台技术部的事了。 上交85后录音师王鑫挑起了70部作品的录音大任。每录一首新作品,他都会提前做足功课,研读总谱,大到作品风格、乐队编制,小到创作背景甚至诞生年代,都要仔细斟酌。 “现代一点的作品,我会选颗粒感比较清晰的制式,出来的声音更实。老一点的作品,我会选空间感强的制式,尽可能显出历史的感觉,比较复古。” 王鑫的心里像是装了一个音控台,对各种参数了然于胸。他透露,一首交响作品的录音平均会用到16-24个话筒,还要根据不同指挥的要求做些调整。遇到一些音量较轻的独奏乐器,比如二胡、箫、笛子、双簧管,还要他这个“救火队员”临时布阵,补话筒点位。 现场录音完成,后期编辑同样费时。王鑫要把话筒收录到的各轨音频逐一过滤,再选材、剪辑、缩混,让各条单打独斗的声音涌向一个整体,这个过程通常要耗费三到五个工作日。 上海音乐出版社副社长刘丽娟观察,像这样大规模以编年体形式出版中国交响作品,到目前为止还没人做过,他们会把《中国交响七十年(1949年-2019年)》做成中英文版,争取向海外发行,展现中国的交响实力。

责任编辑:地方新闻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7 乐百家娱乐 版权所有 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本站邮箱:yaazaa@126.com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