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深圳君盛投资深刻揭露骗子嘴脸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地方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2
摘要:君盛投资是一家骗子公司,君盛投资是董事长廖梓君疯狂敛财,盗取投资人投资款的幌子公司,大家切莫上当 1、君盛投资是一个骗子公司,为了掩人耳目、为了逃避法律

君盛投资是一家骗子公司,君盛投资是董事长廖梓君疯狂敛财,盗取投资人投资款的幌子公司,大家切莫上当 1、君盛投资是一个骗子公司,为了掩人耳目、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和逃避纳税设立了众多的公司(深圳市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君盛置业(深圳)有限公司、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君盛众合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市君盛金石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北京君盛泰石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中发君盛(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等),在与合作时报出的是深圳市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但在合作过程中,实际使用的又是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或其他公司,当与之发生法律关系时,又是使用深圳市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导致法律主体不清晰,为了逃避法律的追讨。

2、廖梓君还在深圳市同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班期间,就开始暗度陈仓,2005年偷偷注册深圳市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同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廖梓君对外宣传君盛投资业绩极其丰厚,特别是2005-2008年共管理了5支基金,回报率在232%,事实上2008年以前廖梓君还在同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班,在2007年还代表同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参加了《2007中国对冲基金行业信息交流会》,君盛号称的blogxiao.com5只基金全部是假的,这些业绩全部是盗取同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然后包装成君盛投资的业绩,并且在宣传中1.2.3这三只号称是基金,实际上是信托产品,根本不是基金,并且退出的时候根本没有交任何税。2009年成立的6号《君盛金石》基金也不所属于君盛投资及廖梓君的,实际上所有人是鸿荣源公司,2009年成立的7号《君盛铸石投资》基金,实际上没有成功,只是一个空壳,没有任何投资,2010年成立的8号《中发君盛》基金,实际上盗用中小企业的名号,招摇撞骗,募集资金,被中小企业协会多次警告,9号《君盛泰石》基金,共投十个项目,4个失败,2家被强制赎回、2家破产。君盛投资号称业绩极其丰厚,实际上都是骗人的,目的就是为了骗取投资人入套。

1.png

2.png

3、每次投项目的时候,廖梓君都会找中间人,这个中间人与君盛和被投企业各签订一份协议,中介费用都是投资款的5个点,这些钱都进了廖梓君腰包,(举例投资一家公司2000万元,被投企业需要拿出100万给中间人(实际是廖梓君雇的中间人),这100万元实际上最后进了廖梓君自己的腰包。君盛也要给中间人100万中介费,这个钱最后也进了廖梓君自己的腰包,即君盛投资一家企业2000万元,最后廖梓君收入200万元到自己的腰包)4、君盛投资及董事长廖梓君虚报会计费、律师费、审计费、会务费等其他费用(例如:1、君盛投资在其财务帐中显示其年会的酒店费用高达100万元,但实际上只是需要30万元,剩下的70万元都是通过走账的形式进到了廖梓君自己的腰包,盗取管理账号的钱。)会计费、律师费、审计费、会务费等其他费用都贪污,就连买个礼品3万元也要贪污2万元,大钱小钱都贪污,这些贪污事情早就被君盛投资的内部员工投诉了多次。5、君盛投资董事长廖梓君还偷税、漏税,将税款卷入自己的腰包,使君盛投资面临巨大的法律风险,资金为止君盛投资业绩极差,投资项目10个,有四个失败,多只基金无法兑付,拆东墙补西墙,已经沦为业界笑柄,2016年-2017年遭到证监会及各级管理部门的查处,多个LP上门调查财务账、讨要投资款,君盛投资现在是一个岌岌可危、摇摇欲坠的大黑洞,投资者切莫上当。

从2012年开始,君盛投资开始尝试早期投资。2012年初,君盛投资旗下基金投资参股了一家经营跨境电商业务的创业公司--深圳市怀众科技公司[现已遭掏空并停业倒闭,下称“怀众公司”,其实际控制人许静(女)],作为该公司A轮融资的唯一机构投资人,君盛共投资了人民币2600万元,其中股权投资人民币2100万元(共持有怀众公司17.619%股权),债转股投资人民币500万元。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之中,这家公司发展迅猛。一年以后,该公司启动了B轮融资,很快就有四家投资机构与该公司签订了投资意向书。然而,就在财务尽调前夕,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突然主动自行终止了所有的融资进程。在众机构不明就里之际,她向君盛表示资金链断裂,并要求君盛追加一千万的投资。此时,君盛提出了财务尽调的要求。但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拒绝配合财务尽调,并立即将公司关停,人员遣散。这种情形让以君盛投资为代表的各投资机构极为不解,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这家公司的业绩增长了6倍,并在行业的垂直细分领域排名靠前。在正常情况下,该公司的下一轮融资可以顺利进行。公司突然关停,问题出在哪里?君盛投资希望通过了解该公司的账簿、***来寻找答案,但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始终拒绝交出账簿。故此,面对突发的停业变故,君盛投资迅速申请司法冻结了该公司实际控制人许静名下房产,同时以股东身份向法院提起“股东知情权诉讼”,要求许静提供并交出怀众公司财务账簿、***、购销合同等关键资料。该案历经一审及二审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4年11月26日做出生效判决[(2014)深中法商终字第1304号],判决许静必须提交会计账簿、财务原始凭证、采购销售合同、银行对账单、外贸平台详细数据供君盛核查。但许静知道一旦提交了会计账簿等财务资料,关停公司的真实情况必将暴露。因此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拒绝交出公司财务账簿等文件。于是君盛方于2015年1月22日向福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强制执行期间里许静个人故意以债权人名义向深圳中院申请对公司的破产清算、向福田法院民二庭申请强制清算来对付法院的强制执行,在中院破产清算庭其本人陈述部分账簿由其本人保管,剩下的均被原公司所在物管扣留;在福田法院强制清算庭其代理律师陈述所有账簿均被物管扣押,而执行局法官去物管调查取证发现许静公然在法庭撒谎,事实是原公司所在物管没有扣押怀众公司任何物品。因此,法院于2016年1月19日对许静作出司法拘留15天的决定[(2015)深福法执字第2026号],并于2016年3月15日将许静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限制其乘坐高铁、飞机和住星级酒店及高消费。事情走到这一步许静竟然仍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福田法院遂于2016年8月16日向福田公安分局发送了司法建议函,建议以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罪及隐匿财务账簿罪追究许静的刑事责任。然而,问题并没有真正得以解决,更大的麻烦才刚刚开始。许静恼羞成怒,为阻碍君盛公司后续的法律诉讼追偿行为,采取了倒打一耙、泼污水的报复办法,对君盛投资公司及团队主要成员进行诬告诽谤。许静雇佣水军在网络上恶意捏造谣言抹黑中伤君盛,持续向君盛业务合作单位以及主流媒体机构寄送匿名诬告信件,并向监管部门栽赃诬告公司有非法集资行为,一时之间真假难辨,君盛投资的品牌遭受了巨大的打击。此番行为对君盛投资的名誉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并导致君盛投资经济损失严重。近期,在上述一系列造谣诽谤行为没有达到其预期目的后,许静与其雇佣的网络打手在各大微信圈散布公司已被“公安、检察院、监管部门立案调查”的谣言。深圳证监局、中国基金业协会在接到匿名、实名举报后于2016年7月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进行了调查和走访,对君盛成立至今的各支基金发行文件进行了查阅没有发现举报信中所诬告陷害的非法集资情况。君盛也就怀众个案向调查组进行了详细的汇报,因为许静关停怀众公司后一直以浩特新网域、金众鑫网域科技、前海高新国际医疗等公司名义在继续经营,在此也提请众多投资机构的注意和防范。图1[2015]深福法执字第2026号拘留决定书决定对许静进行司法拘留图2[2015]深福法执字第2026号决定书将许静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图32016年8月16日福田法院向公安局发送的司法建议函“抹黑带来的损失远远超过了当初投资这家公司的人民币2600万元。”君盛投资董事长廖梓君说。“我经常想,如果早知道她会有出这样极端的反应,我还会不会追讨这笔投资?答案是:我不知道。”廖梓君和她的团队至今感到无比困惑。“这等于是在牺牲整个团队的利益去为这一支基金的投资人讨回公道。”对于这笔投资的追讨发生在2013年底。3年时间已经过去,时至今日,君盛投资所面临的这个难题依然拷问着整个投资行业,事实上也是所有早期投资人一直以来都面临的问题:如果因为一些不合理的人为因素导致投资无法收回,投资机构该如何抉择?处理方式似乎很简单:Yes或者No。君盛最后采取的策略是诉诸法律程序追讨投资。当然,也可以选择放弃追讨。在这种情况下,诉诸法律程序追讨投资是对一支基金的投资人负责。然而,追讨投资的风险却是极大的。在君盛的案例中,在追讨这笔投资的同时,君盛的名誉和收益都受到了严重损害。作为基金管理者,君盛需要在单支基金和整个管理公司的利益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在处理方式上,君盛团队内部也存在巨大分歧。投后和法务团队认为一定要通过法律手段追回投资款,因为这是投资方的合法权益。但其他部门则认为,追讨投资的行为给公司带来了更大的麻烦,也给公司品牌和整体利益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如果放任不管,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在双创无比火热的今天,早期投资一直是一个备受瞩目的领域。然而,投资机构并没有太多手段可以保护自己的利益免受侵犯。当权益侵害已成事实,小股东纵然诉诸法律程序也难以将损失追回,同时还将自己置于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虽然已经胜诉,但由于多方面的现实原因,法院的判决却难以获得真正执行。“在中国现行的司法制度下,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的这种合同关系,守约的成本太高,违约成本又太低。”大股东要侵犯小股东的利益十分容易。当权益受到侵犯,小股东要捍卫自己的权益却要经历漫长曲折的过程。最终能否成功捍卫自身权益也是未知数。君盛作为一家投资机构,在捍卫自己小股东利益时尚且如此困难。难以想象,自然人小股东在维权时会遭遇何种艰辛。到底创投团队如何提高其多维度能力来考核公司?当所投公司出现问题时,创投团队该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一旦问题企业爆出,当前司法能够给予创投团队的保护极为不足?当创投团队面临此类情形时,在保护单支基金利益和维护管理公司整体品牌间该如何抉择?这值得我们深思。

责任编辑:地方新闻网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7 乐百家娱乐 版权所有 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本站邮箱:yaazaa@126.com  

电脑版 | 移动版